国际古籍学术研讨会举行,新发现最大规模北宋

永利皇宫 5

在10月15日刚刚结束的“天水遗珍——宋刻《妙法莲华经入注》、宋拓《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一部旧藏于日本安田文库的北宋浙刊单刻经《妙法莲华经入注七卷》引发了与会专家的热烈讨论,并在鉴定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天水遗珍——宋刻《妙法莲华经入注》、宋拓《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国际古籍学术研讨会

永利皇宫 1

西泠拍卖成立十周年之际,两部中土久佚的宋代典籍孤品——宋浙刊单经本《妙法莲华经入注》、宋拓连环画《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首次渡海归来,引发学术界、收藏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10月15日,来自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中国美术学院、故宫博物院、普林斯顿大学的近十位海内外专家学者,齐聚杭州王文韶大学士府,举行学术研讨会,对这两部古籍独特的文物、文献、艺术价值进行深入剖析。

国家图书馆研究员李致忠、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先行、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范景中、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艾思仁(J.S.Edgren)等多位古籍界资深专家经研究后一致认为,从撰序年代、施财刊记、避讳字、刻工名、刊刻字体、纸张等多种角度综合判断,这部刊刻于浙江的《妙法莲华经入注》实是北宋末期刻本。而在此之前,这部书一直被视作南宋刻本。

王者归来——最大规模的宋版“经王”

永利皇宫 2

永利皇宫 3

(图注2:宋刻《妙法莲华经入注》)

2014西泠秋拍
  日本安田文库旧藏宋浙刊单经本《妙法莲华经入注七卷》

国家图书馆李致忠先生特别指出,此书中出现避讳,但北宋末帝钦宗赵桓的御名“桓”字不避讳,可作为断代的一个依据。众所周知,钦宗为帝,时间特短,不久便与其父徽宗赵佶一起成为金人俘虏,其悲惨命运向为南宋臣民所挂怀,故南宋刻书,于往岁已祧皇帝之御名嫌名避讳有时虽不严格,但对于钦宗的御名、嫌名回避却十分认真,藉以表达怀念之意。而此书中七次出现钦宗赵桓之御名而不行回避,说明镌刻此经时可能还未届赵桓称帝之时。另外,南宋首帝赵构之“构”字,同样不缺笔避讳,也未见以小字“今上御名”或“御名”相替代,表明此经之刻更未届南宋高宗临朝执政之际。

《妙法莲华经》,佛经中的“经王”,是佛陀释迦牟尼晚年所说法,内有著名的“法华七喻”,采用生动的譬喻手法,宣讲不分贫富贵贱,人人皆可成佛之教理。

李致忠先生还提出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关于经、注、疏的合刊,之前认为最早的刊本是南宋初绍兴年间两浙东路茶盐司提举黄唐刻的《礼记正义》,学界一直认为是儒家经典这种阐释方式影响了佛教,但这部《妙法莲华经入注》的出现,值得人们重新去思考,在经、注、疏合刻的出版方式上,究竟是儒家影响了释家,还是释家影响了儒家?

此部《妙法莲华经入注》,是现存规模最大的宋版《妙法莲华经》,也是经、注合刻的首个版本,卷帙完整,原装初印,捐施人数众多,主要由北宋末南宋初期杭州地区的刻工以精美颜体刊刻而成,中土失传已久,后经日本顶级财阀收藏并展览,躲过战火之灾,终于复归故土。

上海图书馆陈先行先生则对刊记中出现的“杭州助教”一词,颇为重视。因为在南宋初之建炎三年,杭州改为临安府,而此书中施主林茂的头衔仍署“杭州”,可见至迟建炎三年前已经刊刻。“建炎”是南宋高宗的第一个年号,仅存四年,而相关文献表明,本书作者道威所住的宝云院建炎四年曾遭金兵入侵,文献尽毁,此书的书板当即毁于这次劫难。综合判断,得出该书乃北宋末期(政和、宣和年间)刊刻而非南宋刊本的结论。

此书见于傅增湘、长泽规矩也、阿部隆一等著名版本学家的重要著述,流传有绪,具有极珍贵的文物和学术价值。

国家图书馆特藏部李际宁先生则从刻工的角度入手,指出此书中的三位刻工“王睿”、“施宏”、“徐升”都参与了《前思溪藏》的刊刻,生活时代在北宋末至南宋初年,由于他们在南宋中后期已无在世可能,加以宝云院毁于建炎四年、后期始得复兴的史实,故排除此书为南宋刊刻的可能。

一、刊刻时代早、卷帙浩大而完整

与会专家表示,这部《妙法莲华经入注》重新认定为北宋刻本,对南北宋之交的版本鉴定,将产生重要而深广的影响。

1.最早的经注合一的法华文献

《妙法莲华经》素有“经中之王”的美誉。此次西泠秋拍中的这部《妙法莲华经入注》是将经文和注解合刻的第一个版本,也是现存规模最大的宋版《妙法莲华经》,原装十厚册足本,初刻初印。书中所用的颜体字极为精美传神,在存世宋版中非常罕见。此书为海内外孤本,见于傅增湘、长泽规矩也、阿部隆一等著名版本学家的重要著述,流传有绪;曾经日本顶级财阀收藏,并由日本书志学会在宋本特展上展出,堪为日藏宋版书中的精品。

《妙法莲华经》的传本和单独的注疏众多,但此书是第一次将经文和注解合刊在一起,便于初习者阅读和理解。

此外,研讨会还针对另一件宋代孤本——日本佐伯文库旧藏宋拓画帖《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展开了讨论。此本是现存最早的、唯一的宋拓连环画帖、现存最早的善财童子连环版画、现存最早的浓淡相间拓实物。它的出现,不仅在版画、拓本、佛经、美术、风俗等领域填补了诸多文物艺术研究的空白,而且还关联了宋代的绘画创作、佛教信仰、儒释交流研究,并具有海外交流方面的意义。

存世的宋代单刻章疏佛经多为南宋中后期,而此书从施财者刊记、刻工、字体、纸张、印刷、避讳、流传著录等要素,可判断刊印于北宋晚期或南宋前期,至为难得。

  1. 卷帙浩大:10厚册,30余万字,325板,是通常宋版佛经单册的20多倍。

3.110余人请愿施财。在宋代单刻经中,似无逾此书者,堪为浙江乃至宋代佛教信仰的代表性佛典。

二、刊刻精美,领略宋版“艺术字”魅力

“宋体”、“仿宋体”是日常生活中常用的电脑字体,它其实按照明代仿宋的字体设计的,那么真正的宋代的字体风格是怎样的?

此次西泠秋拍中的这部宋代浙刻《妙法莲华经入注》,以极其精美的颜体字刊刻而成,且字数众多,在传世宋刻中非常罕见,为颜体在宋代传播提供了新的实物佐证。

在计算机字体中,颜体字多为今人手书,本书则为宋人墨迹上板,严守颜法,实属颜体之最佳字模,也可作颜体字库的价值。

三、日本顶级收藏团体——安田文库“幸存”的旧藏

关于安田文库所藏古写经及宋版等重要文物,日本学界公认为已毁于二战时期美军轰炸东京之际。这部书却意外地在战火中得以幸存,实可谓有如神灵呵护。如今重归故里,现身于捐施及刊刻之地的杭州,不可不谓是命运的巧合。

安田文库的创立者安田善次郎,是日本四大财团之一安田财团的第二代主人,他所建立的“安田系”帝国,覆盖日本的保险(安田水上火灾保险、明治安田生命保险)、银行(MizuhoBank、四国银行)、房地产(安田不动产)、工业(安田工业)等重要财经领域,至今仍具有重大的影响力。

1987年英国佳士得拍卖会,其所属安田水上火灾保险公司以2250 万英镑(约合1.49
亿人民币、4000
万美元,)购得梵高的《向日葵》,成为国际艺术品收藏的标志性事件。

书影曾经收录于:《宋本书影》(日本书志学会,昭和八年)、《安田文库古经清鉴》(昭和二十七年)、《东京古典会创立五十周年纪念善本图录》(昭和三十五年)

展览:昭和八年(1933)的宋版展览会,昭和三十五年(1960)的“东京古典会创立五十周年记念古典籍展观大入札会”。

跟着善财童子看宋代连环画

永利皇宫 4

2014西泠秋拍
  日本佐伯文库旧藏孤本宋拓画帖《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

善财童子是大家熟知的形象,他的出处就在《华严经》之《入法界品》。善财童子出生时,家中涌现许多奇珍异宝,因取名爲“善财”。不过童子却看破红尘,在文殊菩萨的指示下,一路参访了五十三位善知识,最终得道。

西泠秋拍中的这部宋拓《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是以“连环画”的形式,讲述“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故事。

一、现存最早的、唯一的宋代连环画拓本

在存世的宋拓本中,尚未见到带有版画的拓本。相传南宋《凤墅帖》中附刻有画帖二卷,但没有实物传下来。

此《变相经》拓本内有二十八幅连环画,讲述了善财童子南游求法的故事。

永利皇宫,除了佛教题材,画面中不仅呈现出丰富的宋代风俗场景,与《清明上河图》相似,比如孩子们在玩聚沙游戏,奏乐,制香,货郎,看相,乞丐,船,酒店等;更有充满想象力的“刀山火海”的“大场面”。

二、现存最早的善财童子连环版画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连环故事经变图,产生并流行于宋代。西泠秋拍中的这件宋拓《变相经》和现藏日本大东急记念文库的宋刻《佛国禅师文殊指南图赞》,堪称“善财五十三参”宋代文物的“双璧”。据相关学者研究,《变相经》的创作年代要早于《图赞》。

三、现存最早的浓淡相间拓实物

宋拓《变相经》连环画中,在表现祥云、佛光、河流、海洋、山峦及草木间的水气时,以淡墨擦拓,其余部分则用以乌金拓法,令画面产生出丰富的层次感。

这种浓淡相间拓,又称镶拓,从国内现有文献及实物来看,其最早记载是明永乐年间的《兰亭图》,但目前所见到的多为明万历翻刻本。

四、最“奢侈”的装帧:以宋版经作背部衬纸

拓本背部以双层北宋《崇宁藏》残经作衬。在2014西泠春拍中,一部北宋崇宁藏《佛说骂意经》,以78.2万成交,折合每页的价格超过1万。这部《变相经》采用56
页宋版经作衬,可谓豪华之至。

永利皇宫 5

最“奢侈”的装帧:以宋版经作背部衬纸

与会专家名单:

1、李致忠(国家图书馆研究员)

2、陈先行(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高级研究员)

3、范景中(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4、艾思仁(J.S.Edgren)(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5、周心慧(首都图书馆研究馆员)

6、李际宁(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研究员)

7、翁连溪(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8、邵晓峰(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提交论文:

1、孟宪钧(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

2、扬之水(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