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是爱慕卖,中夏族民共和国文物艺术品拍卖面对诚信危害

据统计,1996年之前,海外回流文物不超过国内文物拍品总数的20%,而目前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40%多。根据保守的估计,通过拍卖回流到国内的艺术品已经超过5万件。定向竞买制度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增添了不少国宝级的文物。
据苏富比和佳士得的专家介绍,2003年全球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成交额为34.8亿美元,其中美国高达40%,英国占27%,中国则占8%。而在该年中,中国艺术品占4%;到了2004年,比例升至5%。书画最大的买家已来自于中国大陆,但瓷器最大的买家还不是来自中国大陆。

“目前《拍卖法》规定拍卖不保真就是在保护卖假画”。国内知名书画收藏家颜明今天在杭州的一次收藏论坛上语出惊人,全场掌声雷动。

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5年骤增11倍,海外回流艺术品逾5万件。在这些令人兴奋的数据传出的同时,也有专家提醒,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业面临诚信危机。
5年增长11倍
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5年骤增11倍,海外回流艺术品逾5万件。这是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张延华日前在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上透露的数据。据张延华介绍,近年来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成交额增速之快令人咋舌。2003年中国内地举办的文物艺术品专场拍卖共计171场,总成交额达25亿元人民币;而到了2004年,各种艺术品拍卖专场达338场,总成交额高达57亿元人民币,是1999年的11倍。拍卖的门类也从书画、瓷器逐步扩大到了珠宝、翡翠、西方艺术、古籍家具、邮品、钱币、玉器、古玩、油画雕塑等。
诚信危机引忧虑
中国的艺术品拍卖行业面临诚信危机。一位文化市场的主管官员在论坛上作如是论,且博得众多与会人士尤其收藏家和媒体人士的共鸣。他说,在法律法规不健全,国家监管不严密、拍卖行规不完善的情况下,一些企业为获取利润,对赝品睁一眼、闭一眼,或者直接参与造假牟取暴利,使拍卖的整体利益受损。这些做法甚至有蔓延的趋势。
香港收藏家张永霖说,目前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运作对收藏家和消费者来讲是不公平的。试想如果我们去一家银行提款,银行客户却对自己交付的钱不负责真伪,要我们自己负责验,这是什么感受?“试想一下,阁下兴高采烈地用30万元人民币买了一幅齐白石作品,最终被专家朋友揭穿是赝品,您是否会说一句‘愿者上钩’这么轻松?”他指出中国拍卖行业假如不提高鉴定水平,不牢牢把住这关,目前市场蓬勃的气氛早晚会受到严重的打击。专家不能拿薪酬。与会人士呼吁,中国艺术品拍卖业要尽快建立一套有鉴定家、买家、卖家、拍卖公司共同拟定遵守的职业道德、信誉规范和行业规则。只有艺术品市场的规范才能带动拍卖的繁荣,否则就是泡沫的繁荣、就是浮躁的繁荣。同时还要建立统一的鉴定程序,并以法规的形式建立下来。张永霖从独立非行政董事监管上市企业获得灵感,提出成立一些专家鉴定小组,这些专家一定不能够是拍卖行的职员,不能拿拍卖行的薪酬。理想的小组人数是3位成员。拍卖行为了自己的声誉、品牌、前途,最好不要请有交情的朋友出任。最好的做法是在全国各省市物色出色的专家出任。超过20万元的艺术品请专家们评核,并刊登评语。

杭州工商信托-第二届中国艺术品收藏与鉴赏高峰论坛昨天在杭州举行,全国业内知名收藏家、鉴赏家以及拍卖业巨头纷纷与会,拍卖公司要不要对拍品保真,《拍卖法》规定拍卖公司享有“不保真”免责条款是否合理成为今天论坛热议的主要话题。

根据《拍卖法》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近年来国内拍卖界多次爆出“买假”、“拍假”等纠纷,最典型莫过于2008年的“230万拍吴冠中假画案”:一位买家花230万元拍得吴冠中画作《池塘》,却被吴冠中本人认定为赝品,买家将拍卖方和委托方告上法庭,要求返还拍卖款及佣金等费用,但最终法院根据《拍卖法》相关免责条款驳回其诉讼请求。

针对国内知名书画收藏家颜明的指责,国内知名拍卖行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颇为委屈。他觉得造假自古存在和拍卖无关,没有拍卖假画也在交易,拍卖行只对交易负责,不对拍品的真伪负责,所以买家拍到伪作应该找造假者而不是找拍卖行。

但刘的观点马上遭到了国内知名书画收藏家刘益谦的驳斥。他认为私人之间交易如有造假行为可以报案追索,但经过拍卖会因为有《拍卖法》的免责条款,使得造假合法化,他觉得《拍卖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明显的冲突,应该作适当修改。

“无论从道义和社会进步都是说不过去”,杭州西泠印社艺术品鉴定评估中心主任叶子认为拍品认定为假拍卖行却不承担责任这有违社会公理。

永利皇宫,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觉得拍卖公司不保真在一定程度是拍卖公司责任的体现,因为艺术品是价值很难说清、真伪极难鉴定的拍品,拍卖保真几无可能。他透露,北京曾经有几家拍卖行打出“保真“的旗号,结果没多久纷纷倒闭,因为一件拍品出假拍卖行就受不了。

“如果造假者是古人怎么办?”对于造假者的追溯,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张延华女士透露,2009年中国拍卖行业成交额在3800多亿元左右,其中艺术品拍卖额在5%也就是190亿元。她认为靠《拍卖法》来彻底打击艺术品造假是不现实的,因为这是一个事关全社会的诚信问题。但对于拍卖公司,她认为应该加强行业自律,大力提高专业人员的鉴定水平,尽可能把假货挡在拍品之外。

“拍卖公司知假拍假毕竟是少数”。
张延华透露不少拍卖公司出现假拍品也是被委托人“忽悠”,委托人往往会找各种专家包装拍品,一些无良专家甚至包括知名鉴赏家也会为之出具鉴定证书,张延华觉得他们也难辞其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