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认伤人罪,子斩父判囚16个月

幼年从内地来港的青年,去年涉因「憎咗阿爸好耐」而拿菜刀斩父亲的头、脸及颈。青年早前承认一项伤人罪,今被判囚16个月。法官判刑时称,考虑到被告是长期遭父体罚,得不到父爱及尊重,引致青年的愤怒一次过爆发,认为事件是被告父亲一手造成,因而减刑半年。

21岁子涉清晨起牀饮水,遇父亲问他在做什么,儿子感愤怒,拿菜刀斩父头、左脸及颈,父负伤到到大厦大堂求救。儿子警诫下称「我憎咗阿爸好耐,所以斩佢」。儿子今在区域法院承认一项伤人罪,求情指曾有吸毒习惯,事件对他是当头捧喝,对自己做过的事感内疚,现已获父亲原谅及支持。

法官判刑时称,被告林子健在案中使用菜刀袭击父亲是足以致命,医生指其父的头及脸部有9处刀伤、背部6处刀伤等,脸部伤口伤及血管及肌肉,需要缝针,留院6日出院。法官认为被告的行为疯狂,案发时情绪紧张及混乱,案发前一星期曾与父争执后未有沟通,愤怒情绪未得以抒发。

其他报道:反释法游行 吴文远等9人被控非法集结 预定审16天

法官判刑后为被告及其父亲送上无限祝福,又语重心长地告诫各家长称,家暴不但不会令子女成长,反而会摧毁子女的幸福,希望同类案件不会再出现。

控方指,被告林子健父亲拒绝录口供,或提供任何其伤势照片及医疗报告予警方,被告母亲亦不愿录口供。惟法官称若缺乏被告父亲伤势情况,难以判刑,或需传召主诊医生到庭作供,被告父亲其后同意让控方索取其医疗报告。案件押后至8月20日判刑,等候索取被告背景及心理医生报告,以及被告父亲医疗报告。

辩方引述心理报告称,被告童年不幸,自小遭父亲体罚,一方面对父亲不满,另一方面希望得到父亲的爱和认同,是次犯案是出于愤怒及报复心态,加上酒精及毒品影响被告失去控制情绪能力,认为被告重犯的机会中至高。

辩方求情指,被告内地出生,2岁来港,2007年与父母居于清河邨,为家中独子,小学时被诊断为过度活跃,曾抑郁及过往有服食可卡因习惯。辩方称,案发前8日被告父亲曾催促被告补领遗失了的身分证,以交给被告新僱主,二人因而争执,被告怀恨在心,才触发是次犯案。辩方又指,事发当天只是非常小事,惟被告如此大反应,与被告品格不乎,或因吸毒后遗症所致。

被告亲撰求情信指出,案发时看到刀本来是打算自杀,惟父亲突然出现问他在做什么,他以为父亲又想伤害他,因而犯案。被告在信中指出,案发后父亲不单没有责怪他,反而感自责,指现时父子二人已再无隔阂或心结。

辩方称,被告在犯案后顿清醒,很害怕及担心其父母,亦不知为何会作出如此行为,被捕后一直没有申请保释,希望面壁思过,不再见影响他的吸毒损友,现已无毒瘾,获得父亲原谅。辩方同意精神科医生报告所指,被告犯案与精神病无关。

控方案情指出,去年10月26日清晨5时左右,被告睡不着,到家中厨房喝水,父亲很兇恶地看着他,问他在做什么,被告很愤怒,失控拿起菜刀斩父亲多次,父亲用手揽着被告,二人推撞并跌倒地上,父亲不停叫被告冷静,随后负伤到大厦地下大堂。保安员报警,随后救护员到场为事主急救;被告则感惊慌及混乱,将菜刀放在枕头底,并走出单位找父母。警方到场发现被告不断大叫及将头撞向地上,警诫下被告称「我憎咗阿爸好耐,所以斩佢」。

根据被告警诫下供辞,去年10月26日清晨5时左右,被告睡不着到家中厨房饮水后,父亲很兇恶地看着他,问他做什么,被告很愤怒,失控拿起菜刀斩父亲多次,母亲随后被嘈醒,叫被告不要斩父亲,父亲用手揽着被告,二人终推撞至房间内跌倒地上,母亲走出单位求救,父亲则不停叫被告冷静,被告当时看见很多血,感惊慌及混乱,在父亲离开后将菜刀放在枕头底,并走出单位找父母。

其他报道:长洲灭蚊 署理食卫局长下午召开跨部门会议

案情又指,父亲走出单位后到了大厦地下大堂,据了解当时大堂保安报警,其后救护员为父亲急救,警方到案发单位楼层调查,见母亲坐在地上,被告人在旁,其左背有7吋刀伤,不断大叫及将头撞向地上。

其他报道:九巴刬行人路撞死人 车长罪成 官斥明知不适仍驾驶罔顾他人安全

根据救护员观察,被告父亲头顶有3至4处刀伤,左脸及颈分别各有一处刀伤,各伤口长6至10厘米。被告警诫下称「我憎咗阿爸好耐,所以斩佢」。

相关字词﹕区域法院 伦常血案 编辑推介

永利皇宫网站,其他报道:渔光村200空置单位供轮公屋者暂租 月租最低$561

其他报道:5泛民覆核 政府指「节省法庭资源」要求先审一案 梁颂恆反驳

其他报道:六七暴动判囚 曾德成批被迫害:做正义事 要求「爱国无罪」

相关字词﹕区域法院 吸毒 菜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