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朝与岁朝图,过年的仪式感自古便有

永利皇宫 33

永利皇宫 1

《货郎图》:古人年末购物也疯狂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八,处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家家户户也开始为明天即将到来的除夕夜高挂灯笼,忙活着最后的年前准备工作。那么除了贴对联、贴年画,我们还要准备些什么来迎接春节呢?今天凤凰艺术就带大家看看与过年有关的岁朝图。

永利皇宫 2

宋徽宗赵佶 瑞鹤图

传苏汉臣《货郎图》,北宋

岁朝会集诸生,讲论终日。

永利皇宫 3

岁朝即岁旦。岁旦即阴历正月初一,新年的第一天,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春节是我们中国人传统佳节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它意味着过去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开始,如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般开始全新的生活。我们现代人的过年是从古代的年节逐渐演变过来,并带有了时代的特征。每逢过年家家户户要张灯结彩,放鞭炮、贴窗花、对联、相互拜访邻里街坊,这些习俗都是古代流传至今。

李嵩《货郎图》,南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但可能很少人知道,过年除了贴对联、窗花、鞭炮,古人们还会专门绘制年节画也称节令画来用以迎接过年,或其他节日。古代职业画家们会专门绘此年节画用以出售,而文人画家们也会绘制此题材的作品,但他们并不用以出售,而是相互馈赠,予知音,予好友,以表情意和年节时的气氛。

年末,最重要的事便是“买买买”,各大网站也开启了“购物狂欢模式”,而“买买买”不仅是现代人的专利,中国古人的“购物车”同样丰富多彩,他们也是购物达人。现代人沉迷于科技3C用品,古人则醉心于精致的百货器物。“货郎图”是宋代较为流行的一种表现当时流动小商品买卖的绘画形式——“流动小摊贩”。在商品流通尚不够发达的南宋时期,货郎们走街串巷,一副货担就是一个小小的百货店,货郎们不仅为偏僻的乡村带来所需的货物,也带来各种新奇的见闻,货郎的到来往往象节日般热闹,李嵩在图中就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如今存世较为知名的主要有四幅南宋李嵩的《货郎图》(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博物院、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以及一幅传为北宋苏汉臣所作的《货郎图》。

宋苏汉臣 五瑞图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李嵩《货郎图》中,左侧货架下有作者自题“三百件”字样,细审此图,右侧货担所绘百货、杂物、玩具确有百件,货郎身上有货物数十件,左侧货担则百余件,“三百件”之数应为确指。有意思的是,据研究玩具史的清华大学王连海教授对台北故宫藏李嵩《货郎图》的观察,图中货郎贩卖的小商品,除了日用杂货与时蔬酒果之外,最多的就是儿童玩具了,“可辨识者有如下诸种:小鸟、鸟笼、拨浪鼓、小竹篓、香包、不倒翁、泥人等”。

节令画的产生有悠久的历史。晋王嘉《拾遗记》:尧时有抵支之国,献重明之鸟,一名重精,状如鸡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间,则悠魅丑类自然退伏。今人每岁元日,图画为鸡于腕上,盖重精之遗像也。南朝梁宗擦《荆楚岁时记》亦有正月一献是三元之日也,贴画鸡户上,一百鬼畏之的记载。可知,最迟在魏晋之际,中国已有节令画出现。

永利皇宫 4

宋徽宗赵佶 芙蓉锦鸡图

明代宫廷画家《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局部的货郎

从宋朝开始,中国古代绘画题材除了山水、花鸟、人物等开始逐渐出现如江舟车、杜孩儿、七巧节等表现民俗风情的绘画,也出现了一批专画一类题材的画家。我们所熟知的《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北宋画家张择端就是一位专画民俗风情、清明时节等节日民俗题材的画家。而节令画,
即专门为年节时令所作的画。多描绘与节令有关的景物,反映节令风俗及人们对未来的良好愿望等,
目为是为庆祝节令, 迎祥祈吉。由于题材的特殊性这类绘画作品大都色彩绚丽,
充溢着热闹、喜庆的气氛,并不像传统山水只分青绿和水墨两种,较之一些花鸟作品也会显得更艳丽,更有趣味性。

其实,有很多学者认为‘它并不写实,却又建立在真实的时代信息之上的’——简言之,挑这么多又这么满的货物,单凭一己之力不可能走街串巷的。中央美术学院黄小峰教授提出“货郎”并非字面意思的买卖人,而是一种说唱艺人,元杂剧中就有“货郎调”,因为在明代宫廷画家《明宪宗元宵行乐图》中四位身着盛装的货郎”正在皇帝的注视之下在宫廷院落中穿梭,图与人物装扮上相差无几,从而论证李嵩的货郎图是元宵节令的表演,还可能担负这祛病消灾的功能。

宋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局部

永利皇宫 5

与过年有关的节令画在古代多称之为岁朝图。岁朝图大致兴起于宋代,徽宗时期宫廷绘画艺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宋徽宗赵佶不仅命宫廷画家们编撰《宣和睿览册》收录宫中奇珍异鸟,还编撰了《宣和画谱》记载了当时的绘画文献。岁朝图的兴起也必然和徽宗善画有密切的关系。北宋宫廷花鸟画家赵昌的《岁朝图》,描绘了梅花、水仙、茶花、长春花及湖石,浓厚的色彩,迫塞的构图,营造出一种绮丽而欢喜的氛围。

岁朝清供:文人墨客的新年

宋赵昌 朝岁图 局部

过年除了贴对联、窗花、鞭炮,古人们还会专门绘制“年节画”也称“节令画”来用以迎接过年,或其他节日。古代职业画家们会专门绘此年节画用以出售,而文人画家们也会绘制此题材的作品,但他们并不用以出售,而是相互馈赠,予知音,予好友,以表情意和年节时的气氛。

到了明清时期出现了另一种以人物为主表现岁朝图的绘画。擅画的明宪宗朱见深曾亲笔画过一幅《岁朝佳兆图》,硬朗的笔法像是从南宋李唐的大斧劈皴的笔墨变之。图中钟馗身旁画一小鬼,手捧托盘,盘中盛着柏条和柿子。题跋为:柏柿如意。一脉春回暖气随,风云万里值明时。画图今日来佳兆,如意年年百事宜。大约从明初开始,钟馗等民间传说中的神逐渐代替了之前单纯的以写实人物为主的肖像画,人物绘画也开始逐渐转向趣味性,并以特定的神明代表特定的节日或用途。

事实上,最初的春节是指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且夏、商、周与秦朝所定岁首之日也不同,主要因为改朝换代,皇帝大臣们要“改正朔,易服色”,直至汉武帝太初元年才以农历正月为岁首,在辛亥革命以后便采用公历计年,将农历正月初一称为“春节”。《岁朝图》,又称“岁朝清供图”,其意象构成元素包括神祇人物、山珍蔬果、文房清玩,以及其他一些宜于表达年俗吉祥寓意的物象,所选植物的随意性,适合表达作者的个人心境,抒发真性情,可以窥见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趣。

明宪宗朱见深 岁朝佳兆图 局部

永利皇宫 6

明宪宗朱见深 岁朝佳兆图 局部

永利皇宫 7

乾隆朝时期皇帝命丁观鹏、余省、周鲲、张镐四位画家合作《雪景守岁图》未见流传,而与其同时的《明窗守岁图》虽也未见真迹,但我们可以从文献中查到明窗守岁即指皇帝在这里迎接新年。明末来朝的传教士郎世宁,作为一名宫廷画家,在将西画技法传入中国的同时,当然也必须依照皇上的指令,依宫中惯例参与节令画的绘制工作。从《清档》、《国朝院画录》等现存文献来看在郎世宁的传世作品中,
郎世宁独自或与他人合作画节令画十九次,
作品共二十一件。可见到了明清时期岁朝图在宫中的绘制非常频繁。

明宪宗朱见深《岁朝佳兆图》 1481年

清郎世宁、丁观鹏等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

现存此类作品最早见于宋宫廷画家赵昌所绘的“岁朝图”,而把《岁朝图》这类作品赏赐给臣下,是明朝皇帝开的风气,比如明宪宗朱见深《岁朝佳兆图》,笔墨轻松自然,画有当时最重要、最流行的吉祥题材“钟馗迎福、驱魅”,还融入了“百事如意”的主题——钟馗旁边有一形象幽默的小鬼,小鬼高举着盛有柏枝、双柿的盘子,有趣的是朱见深画中题诗““画图今日来佳兆,如意年年百事宜”,不押韵。

到了近代,吴昌硕、潘天寿、齐白石、丰子恺、蒋兆和等著名画家也都画过一些岁朝性质的绘画作品。再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艺术作品一般都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表现岁朝题材的绘画也不例外。很多作品都画有毛主席,比如陕西省美术创作组的《延安新春》,描绘了毛主席与延安的父老乡亲一起过年的场景,画中的锣鼓、红绸带、彩旗等都营造出了过年的喜庆氛围,也突出了文革美术的典型形式。并与
过年气氛融为一体,具有典型的时代精神。近代不少油画家也绘制过过年题材的作品,如吕斯百、林风眠等。

永利皇宫 8

吴昌硕 岁朝清供图

不过乾隆帝更紧张或谨慎,因为他喜欢向大家证明“我风雅”,年年绘制岁朝图,必定要题诗,而这些诗词一概被他称为“春帖子”。例如上图《喜报春信》中的御笔题跋:“乙亥立春日,仿唐寅法,于长春书屋。”为了讨个吉利,特意跑到长春书屋去画这幅画,认真到这个地步……

陕西省美术创作组 延安新春

永利皇宫 9

永利皇宫,从古至今,节令画的出现和发展都与当时的社会经济有着密切的关系,同时也可以看出人们对于年节喜庆的心情,通过绘画这种直接的方式将想要表达的节日气氛。似古人的四君子画,梅兰竹菊各代表傲、幽、坚、淡的特定品质一样。岁朝图也用以表达特定的新年喜悦和祝福,同时也以描绘一些城市景象来表现天下太平,风调雨顺等美好愿景。最后凤凰艺术祝大家在明天即将到来的除夕夜里都能度过一个祥和美满的春节。

不过,有一件《同风》的作品很不同,上面的两首诗词谈论时政:

岁纪重开子,星杓又指寅。天涯息征战,歌舞太平春。

乌孙归去各封汗,协纪明时命五官。讹正从前珠露海,风条翘首向东看。

诗词很枯燥乏味,不过《乾隆御制诗集》中收录了这两首诗词,并对“讹正从前珠露海”一句解释道:“蒙古推步家谓之‘珠露海’,准格尔旧有之,兹以归我版图,命何国宗等挈仪器往测量晷度,注之宪书,以示同文。”原来这件不起眼的岁朝图竟然记录了平定准格尔叛乱、重新测定疆土版图之不朽功业。知道了诗词的大意,再看画中飞扬的幡条,分明象征着东风送暖,春满人间。这种诗由乾隆的地位和性格所决定的,乾隆曾在晚年的时候,讲述自己的作诗宗旨:“予向来吟咏,不为风云月露之词,每有关政典之大者,必有诗记事……方之杜陵诗史,意有取焉。”

永利皇宫 10

清郎世宁、丁观鹏、沈源、周鲲等《乾隆帝岁朝行乐图》

永利皇宫 11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乾隆皇帝

永利皇宫 12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放爆竹

永利皇宫 13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堆雪狮

永利皇宫 14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廊上挂灯笼,柱上帖春联

清代宫廷中有这样的惯例,
每逢重要节令宫廷中都组织画家进行绘画创作,以示庆贺。这种创作大多是由皇帝直接派员传旨,
命画家们完成,
然后再由专人取回呈皇帝阅览,郎世宁也曾奉旨创作了数件,作品风格中西合璧,迎合了乾隆帝的审美趣味,比如上图《乾隆帝岁朝行乐图》,呈现出皇家岁朝的热烈气氛,同时展示出皇帝与诸皇子之间的亲密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岁朝图”长期以来是宫廷和民间画家创作的题材,却在清中后期江南地区成为文人画盛行的题材,画风可谓“雅俗共赏”。“岁朝图”在扬州画派和海上画派中尤为兴盛,许多画家创作过“岁朝图”,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李鳝、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等。扬州画派中李鳝创作过多幅“岁朝图”,对海上画派有着深远的影响,受其影响最深的是海上画派的前驱赵之谦。而清中后期创作“岁朝图”数量最多的应该是海上画派中的吴昌硕和任伯年,吴昌硕的“岁朝图”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文人雅兴、自娱自赏之作;一类是迎合市场需求带有世俗情调之作。

永利皇宫 15

吴昌硕《岁朝清供图》纸本设色152×80.5cm1918年作西泠拍卖2013秋拍成交价:1610万元

此巨幅《岁朝清供图》为吴昌硕七十六岁所作,其不仅尺幅在同类题材中难得一见,清供花果画法融入了书法吴昌硕之金石笔法。绘清供花果亦多达七种,皆为新春时盛开的应时花卉和果实、有水仙、天竹子、牡丹、佛手、菖蒲、荔枝与香橼,其寓意事事如意,尽随人缘,整幅画作充满了喜庆吉祥之意。吴昌硕的《清供图》很少用牡丹入画,认为“予穷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贵花必不相称,故写梅取有出世姿,写菊取有傲霜骨”,可见其富贵不移初志的高雅人格与画品。吴昌硕也曾在《梅花石屋图》中曰:“梅花石屋坐谈诗,梦里清游偶得之。如此芜园归不得,岁寒依旧费相思。”他的很多题画诗反映了他安贫乐道的积极生活态度。

在画面的最左下角另有一方小小的鉴藏印“吴璧城”,可知此作原为民国时上海着名收藏家吴璧城的旧藏。吴壁城室名来苏楼.与吴湖帆交谊深厚.收藏极为丰富。他曾经营古董文物店,三十年代与其兄吴宾臣频繁出入吴湖帆“梅景书屋”,吴湖帆曰记中多见其名。此作更是在1928年即被上海大东书局出版的《吴昌硕先生遗作集》收录,1994年被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吴昌硕年谱》着录。

大红灯笼高高挂?不好意思,这真不是传统“中国风”

永利皇宫 16

齐白石《岁朝图》1945年作110×54.5cm北京匡时2011年秋拍成交价:1344万元

永利皇宫 17

齐白石《岁朝图》136×34cm 匡时香港2016年秋拍成交价:1180万港元

永利皇宫 18

永利皇宫 19

与吴昌硕相比,齐白石的岁朝图更贴近当时的民俗、更平民化,画中常将鞭炮、茶壶、大红灯笼等纳入其中,都是表示大年新春到的意思。看见家家户户大红灯笼高高挂,耳边仿佛就响起了董卿和朱军的“过年好!”?不好意思,这真不是传统“中国风”。这款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和毛主席合过影的红灯笼,是由日本人小野泽亘和森茂设计的。小野泽亘曾负责过《白毛女》的舞台美术,在接到设计任务后,取日式丸提灯的造型,祭典颜色,与中国灯笼竖骨结构,做出8盏大红灯笼。

永利皇宫 20

永利皇宫 21

永利皇宫 22

永利皇宫 23

永利皇宫 24

明代《宪宗元宵行乐图》中的宫灯

永利皇宫 25

永利皇宫 26

永利皇宫 27

中国传统的灯笼,去看明代《宪宗元宵行乐图》,样式十分丰富。

中国传统灯笼,除了这种金属制或掐丝珐琅制宫灯

永利皇宫 28

清乾隆紫檀吐水金鱼座宫灯成对成交价:690万元 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

永利皇宫 29

清乾隆御制铜鎏金錾花八方宫灯成交价:345万元 中贸圣佳2011年秋拍

永利皇宫 30

清乾隆掐丝珐琅镶白玉御题诗文宫灯成交价:392万元中贸圣佳2008年春拍

永利皇宫 31

永利皇宫 32

永利皇宫 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