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猴怎么行,中国千年猴文化大观

永利皇宫 25

永利皇宫 1

2016年,岁次丙申,迎来又一个猴年。猴在漫长的进化中早与人类两相揖别,分道扬镳,但作为同属灵长目的“近亲”,与人类形肖神似的它们,却也在历史文物和古代艺术品中也屡屡现形,留下引人入胜的精彩印迹。

闻道幽深石涧寺,不逢流水亦难知。莫道山僧无伴侣,猕猴长在古松枝。

撰文:华胥

人类的起源一直被认为与猿猴有关。而猴子作为一种生动活泼、富有灵性的动物也深得人们的喜爱。约从宋代开始猴作为一种结合趣味和吉祥寓意的形象开始倍受画家们的宠爱。北宋宫廷画家赵昌虽以折枝花果为第一,但也曾痴迷于画猿猴。后来在宫廷画师中甚至出现了以猿猴为主的易元吉。

图片均来自网络

北宋易元吉 猿猴摘果图 局部

吉金灵长——金属器物上的猴

易元吉的猿猴图不仅在艺术技法上独具匠心,而且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具有开拓绘画题材的意义。所以古代绘画评论家们把猿猴图看成了易元吉的专工独诣,谓之世俗之所不得窥其藩。

永利皇宫 2

北宋易元吉 猿猴图

春秋 青铜刖人守囿挽车 山西博物院藏

自易元吉开创了猿猴图这一题材之前,猴子的形象就已经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在中国早期的新石器时代成功烧制陶器之后,就出现了以猿猴为造型的小型陶塑,和猪、狗、牛、羊等常见的家畜一样,经常成为古代人艺术造型的取材元素之一。

以蹲猴为造型的盖钮,屡屡出现在先秦时期的青铜器上。这件青铜刖人守囿挽车以构件繁多、轮运自如著称,车盖上便饰有一只小巧生动的蹲猴。

新时期时代 陶塑猴面像

永利皇宫 3

之后的青铜器时代,在古代王室的日常用器中曾出现青铜器材质的多支灯。平山县中山王墓曾出土一件十五连盏铜灯。整个灯的造性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每根枝条上托一盏灯盘,可看成是实用性与趣味性的完美结合。而最让人赞叹的是在灯枝中间还穿插着几枝蹦来蹦去的小猴子,就像真的看到猴子们在树上玩耍一样,这件灯具也因此被视为古代实用器物中的杰作。

战国 螭梁盉 故宫博物院藏

中山王陵出土 十五连盏铜灯

而这件螭梁盉的盖钮,采用的也是一只曲腿蹲坐的猴子,大概因为这正是人类容易见到的猴子的姿态吧。与盉上装饰瑰丽的螭形镂空提梁、鸟形流和人面鸟喙的翼兽形三足相比,这个与提梁部分以锁链相连的猴形钮,体现了更多的写实风格,也是对被人捕捉饲养并系以锁链的猴子的现实写照。

我们现代人都知道猴子不仅是一种活泼可爱的动物,同时也是中国文化十二生肖中的一员。而猴子真正与十二生辰中的申联系在一起,还起源于汉代这位著名的哲学家:王充。他在他的代表作《论衡物势篇》中曾提到:申,猴也。自此十二地支也因此形成了以动物形象为代表的十二生肖。十二生肖图像也曾出现在我国的古代墓葬艺术中。由于年代久远很多地上绘画性的作品没有保存下来,故我们现在所能见的早期十二生辰的图像多保存在墓葬艺术中。

永利皇宫 4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唐墓 十二生肖俑

战国 银猿形带钩 山东博物馆藏

早期十二生肖在墓葬中的形象被赋予了一种观念:即与人一样呈站立姿势。目的也许是为了守护墓葬中的主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十二生肖作为一个整体的动物形象一定不同于简单的猪狗牛羊等简单的形象。早年在西安的咸阳国际机场的一座唐墓中曾发现一整套十二生肖俑。其中生肖猴俑身穿袍服,拱手肃立,整个身体呈人身,只有从领口伸出的头是猴子的形象,与它相对应的其他十一只生肖也均呈人身兽首状。这种十二生肖人身兽首状的形象发展到后来有十二个人怀抱十二只动物的形象,还有与早期墓葬艺术中就出现的整个墓葬是一个宇宙的系统,是死者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与这一观念相结合出现的十二生肖与天际二十八星宿图相组成的天际图。

作为带钩的猿猴长臂前伸,臂端的猿爪曲握成钩,将猿猴的生动形象与带钩的实用结构有机结合,颇具匠心。山东曲阜鲁国故城东周墓葬出土的银猿形带钩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不但造型生动,且以鎏金装饰,更显华美。

著名美术史学家巫鸿先生在他的著作《黄泉下的美术》中曾提到中国古代的十二地支图像在墓葬艺术中的意义。在辽墓河北宣化下巴里张氏墓墓室内出现的十二地支和二十八星宿的图像,也是我国古代十二地支和星宿结合的代表例子。张世卿墓墓顶的天文图,是考古界继汉墓星图和北魏天象图之后又一次重大发现,是一幅把中国传统的二十八宿记星法与西方古巴比伦黄道十二官的记星法融合在一起的中西合壁的天文图。

永利皇宫 5

莫高窟壁画中的猴形象

战国 十五连枝灯 河北博物院藏

猴子的形象除了在早期墓葬艺术中作为十二生肖出现以外,佛教传入以后在我国新疆、敦煌等地石窟寺的壁画中也往往有《猕猴王本生》等佛本生故事画。包括窟内的一些雕塑也有猴子的形象。这就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西游记》中师徒四人取经的猴子孙悟空。这两处的猴子都和佛教联系在了一起。追根溯源在佛教诞生的印度,被大家所津津乐道的古印度神话《罗摩衍那》中的哈奴曼就是一只神猴。

战国到秦汉之间,上流社会多以连枝灯用于室内照明。中山国王墓出土的这件十五连枝灯,体量巨大,结构复杂,堪称灯中翘楚。而在承托灯盏的巨树繁枝之间,错落安置着八个姿态各异的猴形装饰,或四肢攀爬,或悬空攀援,与底座上作仰面喂食之状的仆役造型相互呼应,为华丽威严的灯具平添了一丝生趣。

莫高窟壁画中的猴形象

永利皇宫 6

莫高窟中的猴形象彩塑

西汉 鎏金铜扣饰 云南省博物馆藏

英国汉学家杜德桥发现,猿猴角色在文学和宗教史上具有两个完全不同的传统。一个是妖精形象的猴子,需要降龙的二郎神或哪吒来压制;另一个则是亲近于佛教的猴子,就主要出现在佛经中。

秦汉时期,西南地区的古滇文物中也有不少表现猿猴造型的青铜器物。云南石寨山出土的一件圆形铜扣饰,中央圆牌上嵌以绿松石等材料,边缘则以一队鎏金猿猴造型为饰。猿猴首尾相衔、鱼贯而行,姿态一致,却不呆板,其回环往复的布局反而显得颇具动感。

北宋易元吉 猫猴图

毫端神兽——宋人写生里的猴

一直发展到宋代,徽宗朝时期画院兴盛,一些奇珍异鸟成为了王室贵族们的玩赏之物,聪明灵巧的猴子格外倍受喜爱。易元吉有一张《猫猴图》绘一只猕猴,脖子上套着粗绳,并绑在地上,小猴还怀抱一直虎斑猫,另有一直小猫饶有士气地看着这只小猴子。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南宋宫廷画家刘松年所绘《罗汉图》,生动地刻画了老罗汉倚在树上看小罗汉与树上两只长臂猴玩耍的情形。另外南宋一位花鸟画家毛松也曾以画猿猴著称。

永利皇宫 7

南宋刘松年 罗汉图

北宋 易元吉 猴猫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毛松 猿猴图

易元吉是北宋以画猿著称的画家。此幅《猫猴图》虽无落款,却有宋徽宗赵佶题签,成为其较为可靠的传世之作。画面描绘了顽猴偷袭小猫的有趣场景。偷袭成功的猕猴虽然系着锁链,却怀抱被捉住的狸花小猫面露得意之色。另一只小猫既惊恐,又对同伴颇有不舍,情态生动。这幅画作既体现了宋人写生的高超技艺,也反映了宋代宫廷艺术创作中浓厚的生活气息。

自徽宗这位善画的皇帝以来到了明清都有不少皇帝善书画。明宣宗朱瞻基曾绘有一张《猿猴图》描绘了猴子的三口之家。画面左上有宣宗自题款:宣德丁未御笔戏写。清代画家沈铨也曾画过《蜂猴图》,画面上的猿猴与蜜蜂各具形态。猿猴与蜜蜂的组合,在明清时期是人们最喜欢的组合,也有封侯的寓意。

永利皇宫 8

明宣宗朱瞻基 猿猴图

北宋 佚名 猿鹭图页 上海博物馆藏

清沈铨 蜂猴图 局部

永利皇宫,这件《猿鹭图》页与前画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这一次,猿猴的袭击对象由狸猫换成了白鹭,画作形式也由手卷改为宋代开始流行的团扇册页。在近于圆形的尺幅之中,山川草木,布局经营颇费匠心,猿猴鹭鸟,定格了戏剧化的一瞬间。

发展到近现代,很多大师级画家也都画过猿猴,如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溥心畬。上海博物馆藏有一张徐悲鸿的《松猿轴》,一只活灵活现的猿猴蹲在松柏枝上。画家以这样一幅画为朋友的母亲贺寿,猿猴长寿,也意味着延年益寿。

永利皇宫 9

近代徐悲鸿 十二生肖图册 猴图

南宋 佚名 猿猴摘果图页 故宫博物院藏

近代齐白石 公侯多寿图

在传移模写的艺术传统之下,托名于丹青巨匠的佚名画作数量众多。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便有多件宋元时期的猿猴题材画作,早年间被归于易元吉名下。这些画作的真实作者早已淹没无名,但技法与程式的传承却让他们的作品永载于史册。旧题为“易元吉”所作的此幅,画中景物集中于画面右下部,显然是采用了流行于南宋的“半边”构图。

汉族人普遍认为猴为吉祥物,又因猴与侯谐音,在许多图画与其它艺术造型中,猴的形象寓意着封侯,如一只猴子爬在枫树上挂印,表达封侯之意,或是前文提到的猴子与蜜蜂形象的结合,也表封侯之意。而一只猴子骑在马背上,则取马上封侯之意;两猴相骑,则代表着辈辈封侯。

永利皇宫 10

近代高奇峰 猿戏图

南宋 佚名 蛛网攫猿图页 故宫博物院藏

这些与猴有关的寓意也同时体现着人们对于猴子的期望,认为它总能带来富贵和吉祥,同时又是聪明的象征,不少新婚妈妈都希望能在猴年自己的宝宝出生,希望宝宝们长大后能像猴子一样聪明伶俐。也许这就是猴子带给我们的美好寓意吧,凤凰艺术也借此在这里祝大家猴年都能马上封侯辈辈封侯!新的一年越来越好!

同样被归于易元吉名下的此幅图页,以细腻的笔触描摹了悬空的猿猴为蛛网所吸引,长臂轻舒、小心触碰的情景。尽管构图简约,猿猴活泼好奇的自然心性却跃然而出。

永利皇宫 11

南宋 毛松(传) 猿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被后人视为南宋画家毛松作品的这幅《猿图》是古代绘画中以猿猴为描绘对象的又一经典之作。画中猿猴赤耳红面,遍身披毛,蹲坐于地,神情落寞。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其细腻笔触之下对蓬松绒毛和面部皮肤质感的逼真再现。

画中仙侣——道释绘画中的猴

永利皇宫 12

西夏 普贤菩萨像(局部) 甘肃敦煌榆林窟

在榆林窟的西夏壁画中,有一幅气势宏大的普贤菩萨像。画像一侧的崖畔水边,西行求法的高僧正面朝菩萨顶礼膜拜,在其身后跟随的驮经白马旁,立有一个猴首人身的行者,双手合十亦作礼拜之状。据信,与日后位列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之一的《西游记》颇有渊源。

永利皇宫 13

南宋 刘松年 十六罗汉图之猿猴献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刘松年笔下的《十六罗汉图》,既饱含雅致的南宋画院气息,也带有高逸超群的世外仙风。此幅《猿猴献桃》,设色秾丽而不失典雅,充分表现了猿猴作为道释宗教画中体现意境的特殊符号所发挥的独特作用。

永利皇宫 14

南宋 张思恭 猴侍水星神图 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

金、木、水、火、土五星的神祗形象,在古代佛、道宗教艺术中都有出现,并颇有相通之处。此画中以女性形象表现的水星神面貌雍容而衣带华美,一手持卷,一手擎笔,目光所及,一只猿猴曲腿抬臂,捧砚于榻边,正是《上清十一大曜灯仪》之类道教经典中对水星“立木猴而捧砚,执素卷以抽毫”形象的生动再现。

永利皇宫 15

元 朝元图•水星 山西永乐宫三清殿壁画

山西芮城永乐宫三清殿壁画《朝元图》更以其恢弘气势著称于世。在画中将近三百位神祗中,亦有对水星形象的塑造。在这里,她同样被塑造为左手持札、右手握笔的女性形象,一个标志性的符号则是所戴花冠中蹲坐的猿猴。体现了本土的道教和外来的佛教在长期的文化交融之下,艺术形象的内在联系。

永利皇宫 16

清 冷枚 罗汉图册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宫廷画家冷枚绘制的罗汉图册,充分体现了其画风工谨、中西合璧的绘画特点。此开中的猿猴携妻挈儿,捧桃跪拜,其乐融融,拟人化的描绘尤其令人称道。

百宝瑞相——工艺陈设上的猴

汉代以来,以十二生肖代表十二地支的做法逐渐固定并流行开来。以陶俑、瓷俑、石雕、玉雕、铜镜等不同材质表现十二生肖的历代文物层出不穷,各具特色。猴作为十二生肖中的一员,也留下了体现历代造型艺术特色的诸多形象,或憨态可掬,或灵动可人。

永利皇宫 17

唐 青石十二生肖•猴 故宫博物院藏

永利皇宫 18

唐 陶十二生肖•猴 故宫博物院藏

永利皇宫 19

唐 四灵十二生肖铜镜 私人藏

永利皇宫 20

清 白玉十二辰•申猴

永利皇宫 21

清 圆明园海晏堂大水法猴首 保利艺术博物馆藏

此外,由于“猴”与“侯”同音,基于以谐音寄托吉祥寓意的传统,长久以来,猴已成为加官进禄的象征体现于诸多工艺陈设中。以马背驮猴为造型象征“马上封侯”的玉石摆件,便是清代宫廷最为常见的吉祥陈设。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带有杂色斑纹的玉料,往往运用了俏色雕刻手法,通过工匠的巧思,使本来被视为瑕疵的玉料斑纹反而为作品增色不少

永利皇宫 22

明 青玉卧马嵌件 故宫博物院藏

永利皇宫 23

清 青玉马上封侯 故宫博物院藏

永利皇宫 24

永利皇宫 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