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科学解读

    你曾经有过这种体验,一定。

1.是否有可能直接侵入一个人的梦境?

    在现实里的场景代换。

在《盗梦空间》中,盗梦专家使用一种叫做somnacin的药物和一台机器,将一段意识上传至某人的梦境之中。然后,几位盗梦专家自己也会进入梦乡,通过那台机器进入目标的梦境。这种虚构的盗梦机被称为“便携式自动Somnacin静脉注射器”(简称PASIV)。

    突然发现你现在做的事情,以前好像做过!

实际上,可以有效读取别人大脑的装置已经存在。例如,功能性核磁共振(MRI)扫描仪,可以捕捉大脑活动照片,然后通过软件再现志愿者正在看到的图像。研究人员表示,有朝一日,功能性核磁共振扫描仪或许能对某个人的梦境进行记录,同时又不存在像电影中描写的分享梦境带来的麻烦或危险。

    对,你没有看错。

利用somnacin这样的药物,进入别人的梦境是不可能的,但有些药物确实可以显著调节我们的睡眠,如莫达非尼(modafinal),这种药物可以使人始终保持清醒状态,还有一些新型安眠药则会让人进入“超级睡眠”。

    也许在你的梦里,你曾经看过我这篇文章,手边同时有一杯咖啡,或者指尖夹着一支中南海或者别的品牌的香烟,外面有可能有宁静的月光洒在实木地板上;或者是夕照反射在大理石地面上,而你这次躺在摇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而你的注意力不在手上的文字,而在频闪的显示屏上。

2.我们怎样才能控制自己的梦境?

    对,也许,也许什么都可能发生。

要想经历清醒梦(lucid
dream),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你昏昏欲睡之时,经常训练自己问这样的一个问题:“我是在做梦吗?”一些痴迷于电子游戏的人尤其擅长做这种清醒梦,或许是因为他们每天都有数个小时集中精力去完成一项任务。

    也许是一个很好的词。

《盗梦空间》中的盗梦专家经过高度训练,同样精于此道,这可能是他们可以完成复杂任务(如梦中阅读)的原因,对于大多数做清醒梦的人来说,他们则很难做到这一点。在《盗梦空间》中,一些人物还能在梦境中武装自己,防止别的盗梦专家侵入自己的梦境。

    在梦境里,我们每天要呆8小时左右,年轻人也许会多一些,老人也许会少一些。

永利皇宫官网,3.梦境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吗?

    可是,我们每天都需要这种状况,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状况,我们亲身经历却无法理解的状况,正如我们要面对每天的太阳,要去上课或者上班,处理作业抑或文件,工作,吃饭,逛街,然后,继续睡眠。

这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盗梦空间》从两方面对其进行了探讨:有时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在某人的一段梦境中,巴黎就像一张大纸一样折叠起来;而有时,有些光幻觉会变成“真的”。例如,荷兰艺术家摩里茨-科奈里斯-埃舍尔(M.C.Escher)创作的没有尽头的楼梯就出现在《盗梦空间》中,它是利用像发生在3D虚拟环境中的某些操作完成的。

    Life likes a cycle,isn‘t it?

但是,梦境也会遵循一些“现实生活”的法则。作家兼制片人杰夫-沃伦(Jeff
Warren)就曾描述过他对梦境的调查:没有感官输入,意识行为似乎变得不可捉摸。我们可以从梦境中推出一些非正式的定律,如“自我实现期望定律”(你期望的事情将会发生)和“叙事动力定律”(在某个地方停留太久,梦境开始陷入冲突)。例如,在《盗梦空间》中,当现实世界的外在影响侵入时,梦境就“陷入冲突”。

    Or, Am I right?

4.梦的功能是什么?

    我想你一定会确定,并认为我说的都是废话,呵呵。

弗洛伊德认为,梦表达了我们受到压抑的欲望。有时,做梦确实起到了这种作用,但越来越多的现代研究表明,做梦还会有助于信息加工和记忆存储。无论是快速眼动睡眠(即浅层睡眠),还是非快速眼动睡眠(即深层睡眠),我们都会做梦。不同的是,在快速眼动睡眠模式下,梦境更像是在讲故事,充满了感情和冲突;而在非快速眼动睡眠模式下,梦境通常涉及友善的社交互动。例如,那些情绪沮丧的人,往往会经历更多的快速眼动睡眠而不是非快速眼动睡眠。

    那么继续。

5.梦境中的主观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如果每天睡眠时间延长到16小时,清醒时间缩减到8小时,那么现实和梦境会不会颠倒呢?

在《盗梦空间》中,梦境中的时间比现实世界要慢得多,而且还存在一个所谓的“缩放效应”(scaling
effect),即如果你的梦境中又出现了梦,时间流逝的速度会更慢。所以,现实生活中的5分钟,到了梦境中相当于一小时,而5分钟的梦境时间,又与次级梦境中的一周时间相当。

    你的答案应该是不会,我觉得。

这种对梦境和现实时间的虚拟描写或许算是《盗梦空间》的点睛之笔,然而,我们除了惊叹于这部电影的精巧构思之外,在现阶段,并没有证据去证明这一点。实际上,研究人员在对清醒梦的研究中发现了一些证据,至少当做梦者一觉醒来时,他们对时间的感觉会存在上面描述的变化。

    即使睡眠时间再长,你也会觉得,清醒就是清醒的,无法混淆。

对研究人员来说,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是,当我们大脑对时间的感知出现问题时,会发生什么事情。事实上,虽然对时间的幻觉是由大脑自身产生的,但正如《盗梦空间》中的情节一样,这种幻觉同样令科学家感到迷惑不解。

    那么,怎么证明你不是在睡觉呢?

————–转自,中国国家地理网,孝文

    你可以说,哦,我们生活在一个物理定律占主导的世界,所有不合逻辑的事情如果发生,那么我就不在现实中。

    Oh,very nice mind。

    可是,真实的世界如果不是一个遵守物理定律的世界呢?

    在“真实”的世界里你可以飞,上天入地,Do anything you can do。

    因为,这种能力被限制,所以我们被迫进入了一个充满了物理定律和充满逻辑的世界中,在这里,一个月不吃食物就会死,七天不喝水就会死,几分钟不呼吸氧气就可能死。

    生命从坚强退化到如此脆弱。

    游戏规则是死亡之后我们不会回到真实中,死亡就是真的死亡。

    我们无法后退,我们只能向前。

    濒死体验。

    在人真正死之前会有很短暂灵魂存在的时间段。

    传说在这个时间段之内你可以看到自己的肉体,看到围绕在你周围的哭泣的或者是快乐的愤怒的恐惧的人们。

    时间完全够了,这个时间段足够你返回服务器,创建一个新的游戏。

    也许不只是二十倍,或者更多,一秒也许是二十年。

    电影里为什么要设定为二十倍?

“一刹那者为一念,

二十念为一瞬,

二十瞬为一弹指,

二十弹指为一罗预,

二十罗预为一须臾。”

        ——《僧智律》

    佛教的循环。

    在下一循环中,你自己构建了一个自己的世界,并且一直循环下去。

    圣经中说,人生来有罪。

    因为这种负罪感,你便一遍又一遍的构建着自己的下一层空间。

    在空间中不断的赎罪,又犯下新的罪行,于是便在濒死的时候进入下层空间。

    循环,继续循环。

    因为我们的下层空间越来越多,所以曾经一起下落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在这个空间中,你无法遇到一个真正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想象,你的设计,你的构造。

    思想先入为主,你的世界观在初始阶段其实就已经大概定型。环境,周遭。

    逻辑,物理定律。

    所以只能一直下坠,下坠。

    佛教中有很多立地成佛,舍身取义。

    当你很幸运,没有犯下新的罪孽,然而又幸运的完整的救赎了旧有的罪孽,然后幸运的死亡。

    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回到本元世界。

    传说中的忘川河的上游,极乐净土。

    我相信忘川河不是盖的,你一定会抹去所有记忆。

    正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原来一切的最后都居然归却到虚无。

    那么,这个时候你需不需要考虑?

    这个虚无是不是你构造出来的虚无呢?

    如果你想到,那么,很悲惨,你还在堕落。

    如果你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想不到,脑子里面被一种空的状态填满的,甚至你不会想想为什么是空的。

    为什么要空?这是什么世界?我在哪里?

    如果以上这些念头都与你无缘。

    那么,很幸运,你什么都忘却了,你纯洁如空,循环回到了原点,你圆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