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仅仅是个梦,随便写写的

       眼泪还是掉落在唯美画面的最后,这一部充斥着理性思维与空间转换的电影,坦白说,很多物理概念我还是搞不清出,却不影响我在脑海里萌生很多对这部电影主题的思考。
    不错,我一直都是个梦的主宰者。而且,我喜欢用我的文字记录我的梦。
    看过电影的朋友都知道,故事采用短暂的倒叙,引观众进入柯布与齐藤的梦中,然后又进入纳什设计的另一个梦中。结果事情败落,柯布需要逃亡,齐藤却希望柯布帮他把“放弃家族公司”想法植入竞争对手公司继承人菲舍的脑里,条件是让柯布可以回到他孩子身边。看到这里,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更是让我们可以为所欲为,电影中的盗梦技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绝对相信那是真有其事,只是我们的梦都太廉价不足以吸引盗梦大盗光临。要知道商场如战场,大财团的竞争何尝只有这些,更黑暗更残忍比比皆是,可见高处不一定会凌绝顶,也可能是不胜寒!还是安安分分地过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比较安全。
    可是人为什么喜欢做梦?艾里阿德妮为什么还是回来帮助柯布?柯布的妻子梅尔告诉了我们答案:现实中的我们太微不足道,不足以改变世界,唯有梦能满足我们的欲望。是啊,生命就是喜欢这样戏弄人,太有梦想不行,因为它就像一部列车,你永远无法估计它会载你到哪里?可能是光明的前程,可能是绝路的死胡同,更可怕的是你把梦想设计得太美好,把自己套在完美的虚幻中,这与残酷的现实一对比,出现两个极端:一种人选择逃避,让自己回归虚幻,把自己封锁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不出来;第二种情况是梦想者醒来了,发现现实太黑暗,内心一下子脆弱到极点,彷徨,抑郁,绝望,唯有死亡是唯一的解脱,因为至少眼不见为净,死了就感觉不到痛苦,柯布妻子梅尔回到现实,却无法融入现实,虽然这与柯布在梦中对植入她“这就是现实”使得梅尔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有关,但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是梅尔的自杀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这个“梦境”太黑暗,她要回到之前那个只有爱没有痛的“现实”里去。也许吧,对于自杀者来说,早日死,早日上天堂享乐。可是没有梦想又不行,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人也不想被扣上窝囊这顶帽子,所以只好拼命地创造梦想,然后实现梦想,再创造梦想,再实现梦想……这与电影里造梦都有好几层有异曲同工之妙。柯布想回家看孩子,艾里阿德妮想把城市重叠,齐藤想打败对手,我们想有黄金屋,颜如玉,没有梦想怎么可以?
    对于柯布与梅尔的爱,一个不怎么相信爱情的人看来那还是值得感动的,很坏心地期待柯布与艾里阿德妮会发生点什么,但他俩没有。而那一幕梅尔与柯布手拉着手一起卧轨等待远方驶来的列车,梅尔的那一句“我爱你”,深深地撼动着我,什么山盟海誓也比不上执手相逝去,可只是在梦里,现实中的柯布还是比较理性的,他没有随妻子一同死去,因为他知道现实中死去就不会再醒来。死,在内心强大者看来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梅尔死后一直在柯布梦里萦绕不去,这是可以理解的,有几个人能真正摆脱记忆的洪水?时间只能疗养我们的伤口,让我们看上去不那么痛苦,当打开记忆之锁,又有几个人能按捺住情绪?不管在现实还是在梦境,人都是个感情动物,只是在梦里我们会表现得更真切一点。柯布只是因为对梅尔充满负罪感才在潜意识里留有梅尔的身影吗?我想更多的是出于对梅尔的爱吧,其实柯布心里很清楚梦里的梅尔只是他想象出来的一个影子,代替现实中没有梅尔的位置,成为他的精神支柱,以得到内心的平静,就像典故望梅止渴一样。只是太纠结一个人或一件事,我们会变得耿耿于怀,被那人或事牵着走,失去我们的自由。这就是为什么柯布要请艾里阿德妮造梦的原因,只有第三者在场才可以客观评论,主观的我们永远都只相信自己是对的,就像柯布的世界里梅尔是一直存在的一样。
    在菲舍的梦里,菲舍是主导,其他人都只是共享他的梦而已。可在梦里却都能喧宾夺主,更可悲的是菲舍以为那是梦,却不知道那竟是个圈套,甚至还有伪造者——梦演员艾姆斯。这个信任危机的社会,连梦都不放过。本人没看过弗洛伊德的有关书籍,不懂得梦的重要性,仅凭仅有的几位好朋友跟我诉梦的情况理解电影关于梦的奇特。我是一个很少睡觉发梦的人,或者说我是一个睡醒很少记得发过梦的人,偶尔做梦也会哭醒,而且很奇怪,我为数不多的梦却很有寓意,因为事后总是发生与梦意义相关的事情。我是一个相信灵性的人,我总是相信世界上会有很多奇人异事存在,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罢了,就好像大部分人都会有过类似这样的经历:到了某个地方或见到某个人总是觉得似曾相识,然后脑海闪过一个画面,对,在梦中见过!也许梦总是在提醒着些什么给我们,可我们总是不记得或不相信。我有两个朋友总是很容易做噩梦,他们醒后梦都会历历在目,有时候我挺羡慕他们的,梦给了他们不同的经历:逃亡,跳楼,火灾……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样无梦度过这漫漫长夜的。对于梦醒后的恐惧我是体会过的,梦中的眼泪把现实的枕头哭死了,醒来还是哭泣!对于齐藤在第一层梦中死去后掉入潜意识边缘悔恨不已渐渐老去,为什么会心中充满仇恨?我的理解是一个人如果对另一个人视如知己,而那个人却欺骗伤害自己,这样美梦就会破碎,转化为永生的恨!这也许是柯布说为什么落下的人会活在仇恨中的原因。被伙伴抛弃永远只活在孤独的梦中,
价值观肯定会严重扭曲,化成罪恶之源。
    电影最后,柯布回到两个孩子身边,只是那螺旋没有停下,他一直还在梦中!只是他在齐藤的梦中还是在他的梦中?我不知道。也许导演只想告诉我们刚才所看的一切都只是个梦,可能只是监狱里的柯布想象出来的梦境。这让我联想到了《生活在别处》的雅罗米尔,生活太无趣,我们选择自己作梦,从这一个梦跳到另一个梦地生活,坦白地说就是逃避现实地作梦生活。但为什么自己最后会忍不住哭出声来?那时情绪是复杂的,柯布只有在梦中才能与孩子团聚,而他浑然不知,貌似大团圆结局的背后是另一种心酸,但也许那又是幸福的,柯布终于说服自己,使他自己相信已经洗脱罪名,可以与孩子永远在一起!事后我不断在脑海里回顾这一部电影,我发现我一直被柯布误导着,一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人也许不是柯布的妻子梅尔,而是柯布他自己!大家还记得当柯布和他妻子在梦境中,他妻子梅尔认为梦境太美好,所以选择把分辨现实与梦境的图腾放进保险箱里,她自己选择遗忘现实的情节吗?后来柯布为了解救她妻子,就把“这(梦境)就是现实”的想法植入妻子脑里,他把妻子图腾还给妻子,让妻子确信梦境就是现实,而他却把他的螺旋放进保险箱里,可见柯布还一直在梦中,至于以后发生的种种,都是柯布独自设想出来对抗妻子“那不是现实”的说法,大家还记得电影多处出现妻子梅尔的话语:“柯布,你知道怎么找到我的啊!”可柯布却一直在梦中,并认为妻子才在梦中。对于梦的主宰柯布又怎么愿意相信自己只是在梦中主宰呢?
永利皇宫官网,    一切都只是个梦,却又不仅仅是个梦。

完稿时是写在自己电脑上的,由于不记得电影里所有人的姓名,暂以影片中的角色特点代为名的。呵呵!如下文。(其实没写过影评呢!权当讲故事啦!)

    还没有看<盗梦空间>之前,就听到一些关于主人公最后是来现实还是梦境的讨论,以及陀螺或停或转的启示意义?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不过更准确地说是梦,是潜意识这样典型的弗洛伊德主题在吸引我。
    我们先回顾一下电影概要,其内容其实很简单,被警方认为杀害了自己妻子的柯布一直流亡在外不能回家,在流亡期间,作为造梦师的他接受了某个组织的任务,就是进入齐藤的梦境(潜意识)盗取一份绝密资料,不想齐藤早有防备,加上柯布潜意识中已过世的妻子梅尔的搅局,任务失败了。就在柯布与伙伴A准备出逃之际,齐藤表示如果柯布能帮他一个忙,那么让柯布回家只是一个电话的问题。为了能早日回家与孩子们团圆,柯布答应了齐藤。原来齐藤想让柯布在能源公司继承人小菲舍的思维里植入一个想法,那就是解散其父亲缔造的能源帝国。
    不过,“植入想法”,在柯布的伙伴那里都被认为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心怀秘密的柯布却坚持要做。接下来他指导岳父推荐的女学生完成了三层梦境的设计,为了加固稳定梦境让其间的人们不容易醒来,他还找来了一流的镇静剂配制师。另外加盟的还有一位模仿高手。原本柯布并不打算让女学生进入梦境,但女学生称柯布的潜意识层中带有危险因素,需要有人起到监察作用(呵呵,这个角色的作用倒象是前意识系统的作用了)。一切安排妥当后,这一行6人柯布、齐腾、女大学生、药剂师、模仿高手,伙伴A登上前往洛杉矶的飞机,成了小菲舍的邻座。飞机上柯布借还护照并表示安慰之际,在小菲舍的水杯中加入镇静剂。自此7个人开始了梦境之旅。梦境中的情节就不多累赘了,但有几个节点需要清晰:
    第一层的梦境自飞机机舱进入,进入场景是雨中小菲舍被假扮出租车、匪徒的柯布一伙挟持,目的是让小菲舍见到由模仿高手扮成的皮特叔叔,相信父亲的密码箱中存在另一份秘密遗嘱。不过这一层中出现了意外,那就是齐藤胸口遭到抢击,但由于过重的镇静剂作用,他不会从梦中醒来,可随同进入第二层第三层梦境,直至到达潜意识的边缘。当然这一层,柯布潜意识层中的危险因素也没有消停,突如其来的火车,让同伴们都意识到了前方的不确定性;
    第二层梦境自挟持菲舍的面包车开始,药剂师被留在第一层,以起到发送音乐信号通知大家一起通过穿越回归现实的任务。这一层的进入场景是在酒店。目的是让小菲舍相信为了不让自己看到遗嘱内容是皮特叔叔导演了刚才的挟持事件,同时柯布告诉小菲舍他正在被人盗梦,但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进入皮特叔叔(这个是小菲舍潜意识层中的形象了)的梦中看那份遗嘱。小菲舍同意了。伙伴A被留在这一层,带领休眠中再次被休眠的大家等待音乐信号一起穿越回归。
    第三层梦境自酒店的528房间进入,进入场景是雪地里守护森严的别墅。这次的进入者这就剩下柯布、小菲舍、女学生、模仿高手和奄奄一息的齐藤了。眼看小菲舍快要进入到别墅内部,突然梅尔(又是柯布的潜意识)出现了,她击中小菲舍,并且在柯布赶到之前带走了小菲舍。这个意外的出现不得不打乱了柯布的计划。于是模仿高手留在这一层,等待音乐信号穿越回归。由柯布和女学生去往计划外的第四层梦境。当然留在这一层的还有已经在潜意识边缘的齐藤。
    第四层梦境其实就是柯布的潜意识,因为只有那里才能找到梅尔以及被梅尔带走的小菲舍。也就是由于这一层女学生的完全进入,柯布压抑在心底的秘密才真正被倾诉被释放。原来柯布和梅尔曾经共同研究并缔造了属于一家人幸福的梦中世界,他们在梦中共同生活了50年,恩爱至白头。之后,柯布想从梦中醒来,而梅尔却不肯,于是柯布只得在梅尔的思维里植入了一个念头,大意是只有死才能获得解脱回到真实世界,就这样柯布和梅尔通过在梦里卧轨自杀在现实世界中醒过来了。然而那个关于死亡关于真实世界的想法却在梅尔的思想中根生下来,她最终把现实当成了虚幻,而把虚幻当成了真实,为了回到梦中世界,她要求柯布与他一起自杀,并且在柯布的眼前跳楼自杀了。柯布清楚是自己那个“植入”的做法害了梅尔,是它改变了梅尔,毁了梅尔的一生。在柯布心中有了沉重的罪恶感,使他一直不能原谅自己。在他故事讲完的同时,他也做出了选择,以后不再会回到这一潜意识层面来陪“梅尔”的影子,在“梅尔”的愤怒中,女学生枪杀了“梅尔”。梅尔从此不再是柯布的恶梦。说到这里其实一直作为本片暗线索的柯布的秘密就完全清晰了。而小菲舍也顺利被解救回到上一层梦境,且在梦中看到了临终前的父亲,看到了那份传说中的秘密遗嘱,听到父亲说希望他走不一样的路。至此,我们可以知道柯布他们已经成功地完成了齐藤交代的任务:在小菲舍的梦中也就是潜意识中种下一个思维“不会重复父亲的角色,要做自己”。
就在作为穿越信号的音乐声再次想起,第一层梦境中面包车即将触到水面,第二层梦境中电梯间即将坠毁,第三梦境中别墅即将爆炸之际,第四层梦境中,柯布对女学生说让她先回去,自己去找已经在潜意识边缘的齐腾。于是接下来个镜头就是人们自水中各自醒来(第一层梦境)爬出面包车外,除了车上的齐藤和柯布。
    再下个镜头,也就是电影开始的画面,柯布被海边的岗哨发现。这其实是第五层梦境,内容是说柯布找到了在潜意识边缘的齐藤,此时的齐藤已是老态龙钟,面如枯藤啊。导演在这里没有交代第五层的梦境谁是目标脑,但从海边防御者来看,我以为这是柯布进入了齐藤的潜意识,呵呵,潜意识边缘的人会感觉到苍老吗?我曾好奇猜测那些脑部受过伤的植物人或者刚出生的婴幼儿,他们的意识是不是正游离在宇宙混沌之初,或者就在茫茫宇宙中,无象无形呢?话题扯远了。呵呵,看到齐藤握枪的手,大家应该知道他是与柯布一起回来了!只不过他们直接穿越回归到了梦开始的地方——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上。争开眼的柯布,急切地寻望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是他最后一个带回来的齐藤,还在恍惚中的齐藤在接触到柯布的目光之后,立即拿起手机打电话,因为这是他的承诺——让柯布回家。可敬的岳父,可爱的孩子,柯布回来了。
    陀螺照样旋转,无论梦里还是现实里,只要你想让它旋转,你就会随同你的生活一起旋转。我以为这部影片里,陀螺的作用是为了烘托剧情氛围,当然你也可以当它是脑劲急转弯里的无关信息,承担干扰你思维能力的效果。而这部影片真正想要探讨的仍旧是心理学上的老话题,即梦与潜意识与意识,以及与人格的关系。不过以往有很多影片都是直接从解析梦开始,解析人的性格、了解人的所欲所求这个角度来看,例如我大学时候最喜欢的一部心理悬疑片《爱德华的大夫》便是如此,而这部影片则反过来把人的所欲所求放进人的梦里,进而影响人的潜意识,影响人格态度,例如影片中使用了“植入想法”这一概念。当然你看到“植入”两个字,或许马上会想到芯片,磁体等字眼,不错那是电影故事中的另一种思维介入手段(可能真有机构在研制这些玩意噢),但这部影片讨论的只是人体自身的机能,它在表面上讲述的是一个商业间谍行为,实质上就是我在文章开头就提到过的典型的弗洛伊德式主题。我们知道在弗洛伊德看来,人格中的本我部分与潜意识有关,它包括人基本需要的直接满足,包括性本能以及攻击本能,这部分人格根深蒂固却不会轻易为人的意识所察觉,除非个体经历过重大的极端的打击,既然这部分人格被压抑了,它就需要有它自己的出口,如果它得不到释放,那么人的精神就会出现麻烦,甚至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所以它通常会乔装打扮,以隐喻的形式出现在梦里,梦是潜意识的出口。是出口当然也就是进口啦!本片编剧以此为依据逆向思维,故而有了“植入想法”这一总纲要。值得一赞的是,本片作为一部心理学探究影片,在细节方面还是非常注重的,例如为了找到让小菲舍解散能源公司的理由,柯布他们的设计从小菲舍与其父亲的父子关系不好着手,没有强调其对与母亲过世父亲冷漠态度之怨恨,而是抓住了小菲舍心中并不曾真正缺失的爱与独立,通过老菲舍临终关于失望的阐述表达了:不要重复做别人,做自己。再例如柯布梦里的梅尔每次出现时都带有着破坏性、攻击性以及诱惑性,这正是柯布潜意识层里对自己的惩罚,在梅尔身上,有着柯布深沉地爱更有着无法解脱的罪恶感自责感。这样的细节还很多,包括女学生类似前意识地监察角色,……我不多说啦,总一句话:很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