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高古轩在Photo,唯有那位美学家拍出007真相

永利皇宫 2

永利皇宫 1

永利皇宫 2

《西印度群岛之鸟》系列得名于美国鸟类学家詹姆士邦德的鸟类分类书籍《西印度群岛之鸟》。美观观念摄影艺术家泰伦西蒙美国观念摄影艺术家泰伦西蒙在她去年完成的作品《西印度群岛之鸟》里,既没有拍鸟,也没有拍什么异域风光这个系列是一张张不明所以的标准肖像,女人、老爷车、机械装置,甚至还有一幅全黑的作品,旁边一本正经地标注着同其他图片规格相同的信息:A.1Honey
Ryder,1962。Ursula
Andress其实是一位瑞士电影演员,她因为在1962年的邦德电影《诺博士》中饰演名为Honey
Ryder的女主角,被很多人认为是第一代邦女郎。而摄影师当初在设想整个拍摄计划的时候,正是打算以邦德电影中出现的各种女人、武器、豪车等为研究对象。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提出要为已经七十多岁的邦女郎拍摄肖像时,却遭到了拒绝。当得知她拒绝参加的时候,我相信这个项目面临着失败的危险。她是邦德女郎。我为她的形象和历史而着迷,西蒙在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这一过程中,我发现她在电影里的人物是由一位英国女人配音的。也就是说,邦女郎整个原色都是碎片化的创造。所以乌苏拉的缺席也算是一件幸事。9月10日开幕、持续至9月13日的上海艺术影像展上,高古轩画廊将呈现泰伦西蒙的《西印度群岛之鸟》专题展。在作品将与上海观众见面之际,泰伦西蒙向第一财经讲述了自己的创作。视觉元素的更新与重复新印度群岛之鸟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题目,与摄影师想要探讨的特工007之间还的确有联系。1936年,美国鸟类学家詹姆士邦德出版了里程碑式的鸟类分类书籍《西印度群岛之鸟》。而居住于牙买加的鸟类观察者伊安弗莱明,借用了同行学者的名字创造出自己小说里的主角。泰伦西蒙的这一系列作品得名于邦德的鸟类分类书籍,形式也借鉴了原书籍,但不同于拍摄鸟类标准肖像照,她拍摄的主要是女人、武器和车辆这也是从1962年到2012年的詹姆士邦德电影中反复出现的元素。这些元素构成了一个创造美好幻想的视觉化数据库,并且通过不断重复可以产生出无限的经济和情感价值。另一方面,邦德系列小说的主要基础建立在一种概念之上主人公似乎拥有源源不绝的先进武器、豪华座驾、魅力十足的女伴,是绝对的不老英雄。而为了保持这种形象,就要不断地将这些元素替换更新。邦德系列与读者之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协议,这个协议给予了双方某种程度上的期望。为了满足消费者的期望,超越现实成了常规项目,不断重复亦成了必要需求。读者需要看到新的东西,但不能跳出原来的圈子。西蒙为了展览《西印度群岛之鸟》共接洽了57位女性,其中10位拒绝参加,原因包括怀孕、不想打破自己对于那些虚构人物原本的记忆、避免与邦德系列产生更多联系等等。然而西蒙依然以另外一种形式将这10位女性展示在了展览中:她将取自画布中的黑色矩形框插入画面,拼出她们如果参加摄影的话会有的样子,这样同时掩盖,却又在展示着她们的缺席。拍摄别人没拍过的东西空白的肖像照打乱了档案,却为摄影师带来别样的角度,因此宁愿缺席也要将它们罗列在作品集中。类似的事情早在2007年她就做过了。那个名为《不为人知的美国国土索引》的拍摄计划中,录入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国家机构场景,比如华盛顿州南部的核废料存放点、中央情报局大楼、纽约动物进口中心的禽类隔离检疫区,甚至还有田纳西州的尸体腐烂研究中心。而当她申请去拍摄迪士尼乐园的时候,收到了对方情真意切的一封拒信,结果这成为整个艺术计划之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完成于2011年的系列作品《活人宣读死亡与其他章节》是西蒙花四年时间去十八个国家进行探访、拍摄而成的结果。她试图追溯不同的几条线索来探讨血统、命运与环境的关联。比如波士顿爆炸案的牺牲者、澳大利亚用于登革热病毒测试的兔子、历史上第一个劫机的女性、坦桑尼亚白化病人社团等等。我想要拍别人没有拍过的东西。这是刚出版自己的前两部影集不久的西蒙对采访者所做的陈述。什么是没有人拍过的东西呢?首先,她认为自己不敢去战场;其次,所有的拍摄对象都是摆拍,场所、人物本身就带有隐藏在日常之中的力量,而她认为这要比冒着风险去抢拍一些犯罪活动或是黑工厂要更有意义。出生于1975年的泰伦西蒙生长在一个热爱摄影与数据收集的家族里。父亲在世界各地拍摄当地景观,祖父则迷恋亲手打磨望远镜的镜头玻璃,用宇宙的视角去看待星云、昆虫、石头和植物。这样的环境造就了西蒙独特的跨领域视角。我经常滑行在科学与美学之间的一条界线上。科学本身具有一种权威的表象,或者代表着明确的答案。我喜欢把玩答案和数据以及它们被输送的方式,看似好像创造出了绝对正确的研究系统,但实际上又只是个人创作的产物。从布朗大学毕业之后,西蒙便开始了自己的这种跨学科摄影创作。她把相机当作机器去存储某些对象,然后通过处理它们的文本、空间、字体甚至画册平面设计之间的关系,最终形成作品。由于作品远超图片内容本身的信息指向,西蒙迅速赢得了业内关注,在三十岁出头的时候作品便被各大公共美术馆收藏。她已出版完成十项拍摄计划。《西印度群岛之鸟》将在9月10日开幕、持续至13日的上海艺术影像展中作为特别推荐单元展出。

西印度群岛之鸟展览现场

编辑:杨珊珊

泰伦西蒙是近几年在当代艺术界最为炙手可热的新星之一。西蒙早年求学于布朗大学环境工程专业,而后转学至同校的艺术符号学。她的创作涉猎摄影、文字、雕塑和行为艺术,创作模式包含大量依托于她独有的分类研究体系之上,并继承了其家庭传统中对于文字与图像的兴趣。在专注于艺术影像的艺术博览会上海艺术影像展
(Photo
Shanghai)中,高古轩画廊带来的正是这位美国知名女艺术家的《西印度群岛之鸟》一组由影像、文字和图片设计交织而成的作品。

泰伦西蒙(Taryn
Simon),1975年出生于纽约,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泰伦西蒙的创作媒介由三个均等元素构成:摄影、文字和图形设计。

在詹姆斯邦德这个名字因007
系列而家喻户晓之前,还有一位同名美国鸟类学家于1936年出版了鸟类解剖学巨作《西印度群岛之鸟》。007
系列的作者伊恩 弗莱明(Ian
Fleming)正是以这位鸟类学家的名字来命名其小说中的主角。弗莱明认为詹姆斯
邦德这个名字似乎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是平实而不惹眼的,符合007
作为英国政府手中的一枚棋子的定义。

高古轩画廊的Valerie
Blair介绍:泰伦西蒙的这组作品拍摄了所有23名007系列电影的女主角及其中涉及的武器、车辆,非常能反应在20世纪,美国人如何构建自身的理想身份形象

美国鸟类学家詹姆斯邦德于1936 年出版的《西印度群岛之鸟》

泰 伦 西蒙的系列作品《西印度群岛之鸟》是鸟类解剖学与007
系列电影的完全融合。在创作过程中,西蒙反复研究了007
系列电影特别是电影中涉猎的经济、人种、性别以及其他全球议题。她还借用了鸟类学家邦德笔下解剖学的结构和形式,把女性躯体、武器与豪车这一些007
系列作品中与邦德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元素呈现在观众眼前。这些在邦德电影中不断被重复的视觉意象,原本是西方男性传递男性气概的一种附庸,逐渐演变为一种不
断向大众文化注入经济与情感价值的途径。

C.8 1969 Mercury Cougar XR7, 1969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在007
系列电影中,这位似乎永不衰老的特工坐拥着令人羡慕的高精尖武器、令人瞠目结舌的豪车,以及明艳动人的美女,而这一切就如同最为吸睛的邦女郎娱乐头条
一般,在不断地更替这种更替已然成为007 系列电影的一部分。
观众们钟情于这些视觉噱头武器、豪车与美女,既期望他们所带来的新的刺激,又满足于换汤不换药的事实。更有趣的是,这些武器、车辆与女性的排列是由梅森
旋转算法随机得出。这种随机性精妙地把这些元素从时空中抽离出来。西蒙作品中的对象仿佛是横跨在真实与虚拟之间,以此打开了一个混沌不明的空间。
这混沌空间又像是自我否定的,因为例如邦德女郎的形象是如此的固定并符号化,经过艺术家的二次抽象最终剩下的便是指向不明的空壳。

A.31 Bibi Dahl (Lynn-Holly Johnson), 1981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西蒙的途径是将文字与图像完美结合,她并不是单纯地利用了文字之于图像的解释性,或是图像之于文字的描述性,而是利用了两种不同方式的冲突性包括空间布局甚至字体来探讨问题。西蒙作品中这种理性辩证的思路不断地指向艺术家深厚的科学背景。她说:科学本身馈赠给我们一种清晰的答案,而广义上的视觉传达便是将这种清晰性、确定性传达给大众。

西蒙认为这一组作品没有清晰的指向某一种媒介显然不能仅仅划归于单纯摄影的范畴下。这种似是而非代表了艺术家对于错觉的钟情,这种错觉恰恰是我们思考创新的催化剂。她说:她希望通过某种实体去探讨抽象的概念,而不是生硬地分离出来。

A.1 Honey Ryder (Ursula Andress), 1962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对话泰伦西蒙

Q:在这个项目中,你对邦德的理解经过一次又一次重看电影之后有没有产生什么变化?

A:这些电影的旅程通过了经济、种族、性别政治、武器发展和扩散、品牌、身份、全球政治,还有在这种激进形式下的美学。它们真正成了所有这些类别的文化角色的强有力记录。有趣的是,有人告诉我,军情六处某一次看邦德电影寻求武器发展的思路,而不是周围的其他方法。也许这是不言而喻的方式:想象和幻想是第一位的。

B.45 Hasselblad Camera Signature Gun, 1983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B.32 Shark Brain Control Device, 1983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Q: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57 位女性(片中的女影星)中有10
位以种种理由怀有身孕或是不愿改变邦德系列中的形象等等拒绝了西蒙的邀请。当有些女演员拒绝被拍摄时,你担心过这个项目的可行性吗?是什么让你决定用空白来暗示她们的缺席的?

A:当乌苏拉安德丝(Ursula
Andress)拒绝参加的时候,我相信这个项目面临着失败的危险。
她是邦德女郎。我当时为她的形象和历史而着迷,在这一过程中我发现她在《007
之诺博士》(Dr. No)里的人物是由一位未署名的英国女人配音的,她叫Nikki Van
der Zyl。乌苏拉的角色,黎蜜(Honey
Ryder),是一个碎片化的创造,不得不由许多片段拼凑在一起。所以乌苏拉的缺席也算是一件幸事。我创作了一部电影,在其中Nikki
一直处于隐形的邦德世界中,她朗读着乌苏拉的角色的台本最后变为可见。

西印度群岛之鸟展览中泰伦西蒙1962年的影像作品《霍尼莱德(妮基范德齐尔)》

空白肖像打乱了档案,呈现出我无法逾越的障碍。在工作中,我经常要和会遭遇困难与复杂主题的领域相关。我认为这个项目会打破那些困难。但令人惊讶的是,它反而难度加倍。57
个女人中的10
个都在我接触她们时拒绝成为《西印度群岛之鸟》的一部分。其中的原因包括怀孕、不想扭转她们在大众心中的虚构人物形象的记忆,还有避免和任何邦德定式再发生联系。

C.42 2008/ Aston Martin DB5 (with continuity damage),2008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C.43 1964 Aston Martin DB5, 2012

《西印度群岛之鸟》, 2013

装裱档案纸喷墨打印及文字

永利皇宫,15 11 16 x 10 7 16 英寸, (39.8 x 26.5 cm)

Q:你如何看待这些女性肖像的呢,联系到你作品历史中的对于现实和虚构的探索?

A:我看到这些女性的肖像存在于现实和虚构之间一道奇异的空间内。或者是一个现实和虚构都消失以后的第三空间,抑或连第三空间也不是。一个邦德女郎的标志是如此顽固,常常容不下另一种现实或身份的存在。她们的姿势和服装在这种纠结的推与拉之间发挥着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